headerphoto

张必清:我不可能和王林一样他都不是医生

2017-10-13 09:30

  “人济山庄楼顶别墅”事件后,这个布满亭台楼阁的“楼上楼”被称为“最牛违建”。而房主张必清也被披露是连锁保健机构奇经堂的创始人,因为这个身份,开始怀疑张必清盖“楼上楼”六年之久,会不会是因为帮名人看病而“有人”。

  昨日,张必清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深度专访。目前不在的他已经在安排人,希望尽快拆除楼顶违建部分,消除影响。另外,张必清表示,自己现在和奇经堂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我们正在取证,公告怎么写就怎么来(公告要求业主在15天内自行拆除违章建筑)。

  房子是花800万买的,又投资90万元楼顶。“我有违建部分,外面能看到的半圆形的玻璃房是我建的,只是跟物业打了招呼。 “玻璃房当时督促了要拆,但我一直没有,这是大错特错的地方。” 他表示将在一周内拆除违建。

  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正在云南做的张必清,并与其进行了深度对话。在违建风波缠绕数天后,张必清自称压力大,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。面对口诛笔伐,他希望有一个说话的机会,对的诸多质疑进行了一一回应。

  “这个违建,肯定是我的错,拆的话也是宜早不宜迟。”面对海淀的限期15天拆除通知书,张必清表示,他已开始安排人,尽早拆除楼顶违建阳光房。但假山是为了避免烟熏,把烟道包起来,烟才会往上飘,跃层才可以住人。而且,假山花了80多万,他会和沟通,希望可以保留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张必清是奇经堂的创始人,也是梅花磁针综合疗法的创始人。张必清还曾去多个做过养生节目,被曝常给名人看病。

  昨日,张必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现在他和任何奇经堂的门店都没有任何关系。“工商去查,不管有没有问题现在都和我无关。”张必清说,几年以前,他确实是奇经堂的顾问,主要提供技术支撑。那时,奇经堂每月会给他一万多元顾问费。在门店里,会使用他的照片和资料作为宣传。但奇经堂并非医疗机构,而是医疗保健机构,兼卖一些保健用品。现在奇经堂各门店都是个人学了技术后单独开起来的。

  张必清解释,现在网络还能查到两年前有质疑奇经堂疗法不科学的报道,是因为被一家要求打广告未果的结果。“当时并没有当面来和我对质。”但因两年前的质疑,他个人名誉受到影响。奇经堂因此撤去了门店有关他的宣传照片和资料,他也不再担任顾问一职。“我现在就是退休了,有时候应邀去其他地方做。”张必清说,现在的奇经堂,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用的理疗手法是他创造的而已。

  另外,张必清还主动提到了王林。“一种技术包治百病,哪有这种医术,我不可能和王林一个样,王林都不是医生。”

  “花那么大功夫盖了这样一个楼上楼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张必清解释,当初在人济山庄买房时算“上当”了。买的26楼顶楼跃层的这套房,是开发商送了几百平方米位于楼顶的阳光房。一层楼只有他买的这套房是跃层。但是买了以后,他就发现,一层8户,楼顶全是烟道,主卧室在三楼,一开窗各种气味飘进来,根本没法住。“当时,我就想退房了,但开发商说证都办了。”后来,和开发商以及物管协商,相当于是默许来进行改装,但不能加重顶层的负重。

  张必清说,自己咨询专家后,用树脂的假山皮材料,可以隔热防尘,又比较轻。因此他就用这种材料包裹了跃层周围和楼顶的几十个烟道,来解决烟熏日晒的问题。后来,他又再盖了一个阳光房,也就几十平方米,使用的是轻体材料。

  “拍的照片看上去像楼顶别墅,其实并不是。”张必清解释,后来为了纳凉方便,今年夏天单独加了20多米的葡萄架。因为害怕竹竿容易被风刮走,就用木头来固定,又种了爬山虎、丝瓜这样的绿色植物。

  “我不是什么富豪,在我就这一套房,至今还欠着银行贷款。”张必清说,2007年买这套房时,借了些钱付首付,剩余的则是向银行贷款。搞假山的装修花了80多万,再加上房屋的装修和家具,目前,自己还欠着银行大约有1000万。 “我看过网上一些评价,说我多么有钱,有钱为什么不直接去郊区买别墅,而且现在还欠着银行钱。”张必清说,他欢迎大家去银行查他是否属于贷款买房。

  “我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人,又在部队待过很长时间,真的不是一个有架子的人。”此前有质疑张必清只有小学文化,并没有医学背景,很可能是另一个张悟本。张必清解释说,自己参军前,跟爷爷学中医,在村里做赤脚医生。进部队以后,在军区军医学校学习过,拿了中专文凭,后来在一个中医函授大学拿了本科文凭。在部队医院时,他拿到了主任医师资格。在上世纪90年代,他还在秦皇岛一家医院当过院长。“我一个医生,不是,也不是什么老板。”

  此前据报道,当物业告知张必清被邻居投诉时,他曾表示:“一些名人来唱歌,你不能不让他们唱吧。”对此,张必清说,自己的确给一些名人看过病,也有名人到自己家里来,但主要是看病,并不是所谓的到唱歌房唱歌。事实上,自己爱静怕吵,不吸烟也不喝酒。他说,自己一直是一个低调的人,给名人看病他也不会刻意声张,也不会动不动就合影。另外,他还给很多邻居看过病,谁家小孩发烧他都看过,而且都钱。

  张必清说,因为觉得装修影响大家,过节时,他会给邻居送去果篮和鲜花。他还通过律师给了意见很大的兰先生女儿10万元作为补偿。“但后来还是闹,包括说我打他,我都60岁了,怎么动手?”装修从2007年开始,为何六年后风波突然乍起?张必清的回答是,也许有人楼顶上的假山,觉得他有钱,心。

  说到数年来部门和自己联系不上的问题,张必清说,由于自己经常到外地做,在时间不多,因此可能就找不到人。“有的时候是我妹在帮我看家。

  “我现在暂时不会回,心情还是很不好。”张必清说,自己目前还没有和部门联系,他认为执法人员应该还在气头上。“他们因为我受到网民,认为他们,当然这是我的错。”他希望可以用实际行动去改正错误,得到谅解。“我没有想到这个装修惹来这么大的麻烦。”张必清情绪低落,但口气尽量维持平静。但房子在拆除违建之后,他并不打算卖出去。“一个是房子不太好卖,另一个原因,是我不想被人认为卖房子是一种逃避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工商信息查询系统查询了解到,公司名称带有奇经堂的有四家,分别是奇经堂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奇经堂呼家楼保健食品经营中心,奇经堂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奇经堂望京保健食品经营中心。四家公司的代表人分别是不同的四人,却都不是张必清。朝阳区工商办公室一负责人表示,他们已经关注到奇经堂,正在进行调查,是否涉及超范围经营,是否经营,在调查出结果之后会对外公布。